heshuyaaa

俟尔于城隅

歌者

我曾遇到过一群唱歌的人

我们一碰到一起

便不停地唱起来

每个人

每首歌

唱到什么都不顾了


旁人眼中

那段时间的我

是不务正业 荒度时日

我们自己也都不知

这样一直唱 一直唱的意义在哪里

就是停不住了


那群人最后都分开了

他们中的许多

在五湖四海 依旧唱着


那以后的我

不论做什么事

都奋力寻找

那不计较意义的感觉


从此也再不羡有人做事只讲求意义

唯独佩服

不知道手头事情的意义在哪里

依旧对着它唱啊又唱的人。


不知我所云

越来越不需要某一个人的耳朵
想讲出口的话
在心里组织好语言
好像就已经宣告给世界了

入眠之前的自我沉默里
会偶尔讶异
现在的我竟是这里的样子

我给自己画了满墙的画
却发现只有在关灯的时候
才会真正和它们待在一起

坏掉的那台洗衣机坚持洗完了我的衣服
在被子里我能听到回音
大脑从来不会放假
灰尘落在睫毛上试图开花

我不确定能做好每一件事
但似乎什么都不怕了。